剧本杀:可以触碰的虚拟人生,“剧本杀”商业化成熟还要走多远

10月16日(周六)的晚上,位于广州市北京路的一家店里,昏暗的灯光下,三五人围绕在长桌前埋头阅读,时不时传来一阵抽泣或是尖叫……这里是近期众多年轻人喜爱的场所——剧本杀门店。走在大厅可以看到身着汉服或是西装的年轻人走来走去,你可以是武艺高强的剑客,也可以是多愁善感的江南女子。

在这里,你可以忘却现实生活中的真实身份,在游戏中做出选择,体验不同人生,无所顾忌地“做另一个我自己”。

剧本杀行业规模日益扩大:剧本杀相关企业近两年平均增长率达85.6%

2019年对于剧本杀来说是重要的一年。这一年里,全国剧本杀有关门店数量从2018年的2400家迅速攀升至12000家,也正是从这一年开始,剧本杀逐渐走入大众视野。更多的年轻人逐渐从“KTV”等传统的娱乐模式,开始转向”剧本杀、密室逃脱、电竞”等新型消费娱乐。

智研咨询在2020年的一项统计显示,中国消费者偏好的线下潮流消费模式中,剧本杀占比仅次于电影和运动健身。各地“剧本杀”企业和门店也在快速增长。天眼查数据显示,我国目前有超1万家企业名称或经营范围含“剧本杀、桌游”。从地域分布上看,江苏剧本杀相关企业数量最多,超1,100家,辽宁陕西均有超800家相关企业,分别位居第二、第三。截止9月22日,我国今年已新增超5,000家相关企业。

据企查查数据显示,我国目前现存“剧本杀”相关企业1万余家。2020年共注册相关企业3,200余家,同比增长61%。2021年三季度,剧本杀相关企业的注册量为1,454家,同比增长了24.9%,近两年的平均增长率达85.6%。记者调查发现,“剧本杀”主力消费人群为26-40岁的年轻人群,占比高达76.2%。作为都市年轻人的日常聚会玩乐方式之一,63.5%的用户会在两周内消费剧本杀1次及以上,超四成用户的消费频次在一周1次以上。

企查查2021年三季度企业发展报告

是什么原因让剧本杀可以吸引到越来越多的消费者?互联网产业分析师张书乐告诉记者:“剧本杀作为桌游领域的新宠,确实在体验上更具有多元性,较之狼人杀和其他桌游事实上与棋牌类游戏同属性的’规则下的偶然’,剧本杀可以因为剧本的极大丰富,而形成规则一定变化以及类型丰富的场景体验,出现局局新、次次不同的体验。对于缺乏深度线下社交工具的网生一代(Z世代),则触及到其痛点,而可带来极强的社交吸引性和参与度。”

新兴线下游戏业态,仍面临盈利压力及产业链构建等重重挑战

然而在剧本杀迎来井喷式发展的同时,一些玩家却悄然淡出市场。据闲鱼指数显示,今年4月,闲鱼上以“倒闭了”为理由转卖剧本、道具、门店桌椅等的数量较上月增加了110%。

“剧本杀店倒闭,所有剧本亏本清仓甩卖”“附近又开了3家店,没客人了。桌椅道具都有,救救孩子吧”“跟合伙人意见不合,店不开了,白菜价带走”……闲鱼上这些剧本杀店主的转卖理由,都诉说着一个残酷的真相:风口上,有人年入数百万,有人血本无归。飞速发展的同时,背后的淘汰率也更加残酷。

数据来源:闲鱼

阿帅是一名经营剧本杀三年的从业者。从19年开店到现在,阿帅经营的剧本杀门店已经跻身广州市大众点评剧本杀榜单前列。他向奥一新闻记者坦言:“现在行业已经遇到了瓶颈期,很多东西太过于千篇一律或者雷同,让人觉得无非是这些东西,还是希望能够不断突破不断进步。”在被提问目前门店的经营状况时,阿帅告诉记者:“尤其是今年,新增店家太多了,行业拥挤。需要找寻一种新的玩法,或许才能不断地坚持下去。”

在这一行业不断崭露头角时,部分商家也发现了其中的商机,快速开店、复刻其他经营门店,赛道越来越拥挤的同时,却忘记质量和内容的把关。然而经营一家剧本杀门店,不仅靠前期剧本的发行和创作,剧本分发平台、如何符合消费者爱好、主持人的培养、规则完善等,每一个环节都是趋势其成为更加完善的产业生态。

在当下剧本杀良莠不齐的业态下,下游剧本杀市场持续扩张,上游内容创作者也在不断尝试新玩法。

IP合作“破圈”探索,剧本杀或许还有更大想象空间

记者在走访调查中发现,目前已有部分剧本杀门店和知名游戏IP进行了深度合作,并围绕游戏IP打造了多元剧本杀场景。在采访其中一位消费者时,许女士告诉记者:“如果是我熟悉的IP改造成了剧本杀,就相当于游戏’番外’的一种概念,我参与到其中,有一种带挂的感觉,和自己之前了解的东西所对应,这种感觉很微妙。”

和游戏IP合作已经不是剧本杀的最初玩法。今年四月,知名IP改编的剧本杀作品《庆余年》在郑州剧本杀展会上一经首发,就确定了近600家城市限定发售——在剧本杀市场里,这是一个非常亮眼的成绩。与此同时,《庆余年》IP版权方阅文集团也与熹多文化传媒及其控股公司北京超自然力量文化传播有限公司达成了一系列合作,《全职高手》《鬼吹灯2》《斗罗大陆2》《凡人修仙传》《余罪》等知名IP,均在改编成剧本杀作品的路上。

《庆余年》剧本杀

而在今年六月,腾讯推出一款名为《不夜长安·机关诡》剧本杀游戏,而此次《不夜长安·机关诡》剧本杀是《王者荣耀》IP共创计划长安赛年的首部剧本作品,也是《王者荣耀》跨界进行的IP内容创作。

尽管对于目前的剧本杀行业来看,大部分门店的剧本还是以非IP化为主,IP产品想要改变,还需要较大的资金支持。那么IP合作,是否真的会成为剧本杀的“破圈密码”?对此,奥一新闻记者采访互联网分析师张书乐,其表示:“IP并不会成为剧本杀的破圈密码,只是既成的影视剧和游戏,在剧本上更加完善,品质也持续’在线’,能够达成在当下剧本杀所属剧本良莠不齐的业态下,可以形成快速入局并引流相应IP粉丝进入实体场景体验的效果。但此类IP大多有成型的世界观和故事架构,一来容易剧透、二来很难在原有基础上进行二次创作来实现体验上的偶然性获得,在实现线下落地后,其天花板就会显现。”

从IP方、制作方、再到平台,业内都还在摸索阶段。和网文游戏这类热门IP相比,剧本杀暂时还未有成熟的独立IP作品。认知度、经验、案例的空白,让业内无法去客观衡量它的价值,只能保留一个期待值。而良好期待值的基础,是对内容与IP的高度尊重。

社交”新贵“剧本杀,热潮之下还需”冷思考”

如何让这一行业更加成熟和完善,重点还是内容和技术两方面。张书乐告诉记者:“对于以’剧本’为核心的游戏体验,剧本的创作要提高到一定水准,在尊重版权的基础上,适当和已经蔚然大关的网文领域进行深度合作,不断推出原创精品,同时对三俗内容全面抵制。同时,在技术上要寻找更多沉浸感的体验形式,除了剧本杀场景的装修外,AR、VR等技术也要进入这一领域,才能更好地实现剧本杀行业发展的提质、提速和技术壁垒,避免一些资本乱入带来的乱象。”

此外,对剧本杀主持人的培养也要早日规范和形成教程,否则作为“控场”,剧本杀的体验感将很难被最大限度地释放出来。在如何培养一位合格的剧本杀主持人时,阿帅说道:“作为一个合格的主持人,肯定是要具备多个条件,首先你肯定是要具备一个强大的心理素质,应对一些突发情况,一个dm(主持人)天天要和各种各样的人打交道,社恐或者是怯场,就直接pass掉;然后是肯努力,用心。我个人认为剧本杀其实还是一个匠心行业,只有不断努力,不断打磨自己,变得更加老练,更加成熟,才能成为一个优秀的dm。”

阿帅还向记者透露,dm大多数情况都是一两点醒,三四点睡,昼夜颠倒的作息,甚至吃饭因为工作原因,吃一两口热的,再出来饭就凉了的情况,所以很多dm其实都很辛苦。

记者还了解到,从前期不断深入了解剧本,扩充自己的库存量和知识面,后续完全熟悉流程和话术,培训一个合格的dm需要三个月到半年的时间。

疫情初期,在线剧本杀火爆一时。互联网分析师丁道师向记者提出建议,近两年剧本杀和疫情几乎同时出现,首先要注重的还是安全可控的运作。如何做好这个行业发展的同时,兼顾疫情防控的基本需求。其次来看,目前一局线上剧本杀游戏时间太长,动辄一两个小时,甚至是更久,如果能缩短像类似《王者荣耀》的游戏,十几二十分钟完成一局,那么这种快节奏的在线剧本杀,有可能就会迎来新的风口,甚至规模要远超线下剧本杀的一个规模。

随着经济发展速度的加快,大众对休闲娱乐的需求也在不断增加。近年来,各类”剧本杀”体验馆如雨后春笋一般出现在人们的视线中,一时之间年轻人以玩”剧本杀”为社交新时尚,这种”社交+沉浸”的游戏体验,也成为年轻人创业的热门项目。但野蛮生长的背后是监管的缺乏与行业的乱象。在热潮之下还需进行”冷思考”,避免一窝蜂盲目跟进。

奥一新闻记者 姜丹

网友南方都市报:

全网最全、最新的剧本杀资源集合
点数网 » 剧本杀:可以触碰的虚拟人生,“剧本杀”商业化成熟还要走多远

发表评论

提供最优质的剧本杀资源集合

立即查看 了解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