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本杀:有娱乐还有社交,“剧本杀”吸引瑞城年轻人

8个玩家围坐在一张桌子旁,每人拿到一份剧本,在DM(“剧本杀”主持人)的带领下,熟悉所扮演的角色,沉浸在剧本中,或隐藏身份,或误导分析,最终找出线索,完成剧情。

这是一场“剧本杀”游戏。眼下,“剧本杀”正成为瑞安年轻人社交“破圈”的新方式。记者打开某团购平台,地点在瑞安的“剧本杀”店就有近20家。烧脑又耗时的“剧本杀”,为何受到年轻人的追捧?

“剧本杀”站上新风口

“剧本杀”起初是一种在欧美国家十分流行的派对游戏,一位宾客秘密扮演“杀人凶手”,其他宾客要通过找“证据”和聊天推理,进而调查并且推断出“凶手”。2016年推理真人秀节目《明星大侦探》将“剧本杀”带入中国年轻人的视线。

位于瑞立外滩广场的元气剧本体验馆刚开业不久,门口是日式风格的装修,走进大厅,书架上摆放着几十个不同的剧本盒子,内部设置了5个活动房间,不同的装修风格,呼应不同的剧本主题。

店长田浩从2017年开始玩“剧本杀”,大学业余时间就在学校附近的“剧本杀”店兼职做DM,至今已玩了数百部剧本。今年大学毕业后,他就和朋友一起开了这家“剧本杀”店。

田浩介绍,“剧本杀”的剧本分为硬核本、恐怖本、情感本、机制本、欢乐本等。硬核本重推理、烧脑,其他类型剧本则相对弱化推理部分,增强氛围、情感等部分。

有数据统计,截至2020年底,全国“剧本杀”相关实体店已突破3万家。预计2021年国内“剧本杀”市场规模将超过150亿元,消费者规模或达941万。

田浩说:“我以为‘剧本杀’会像桌游一样不温不火,没想到是一年比一年火。”

年轻人爱上“剧本杀”

“‘剧本杀’不仅仅是简单的游戏,玩家能从中感受到剧本作者写作的立意、信念等,经历不一样的人生。”田浩说,更重要的是“剧本杀”满足了年轻人日益多元的社交、娱乐甚至情感需求。

在“剧本杀”圈子里,玩剧本杀叫“打本”。“‘打本’一般要6人及以上,很少有人‘满编’来‘打本’,店家就会帮忙‘拼车’。”田浩说,“打本”无形中拓展了年轻人的社交圈,而“剧本杀”的社交属性正是其“火”的重要原因。

玩家陈天豪隔两天就会来“打本”,他在“打本”中认识了许多朋友。“无论玩家性格怎么样,就算是很内向,只要能沟通、能代入,就能一起玩游戏。”他说。

代入感是影响“打本”体验很重要的因素。如何能让玩家更好地代入到“打本”中?“需要好的剧本,也需要好的DM。DM必须喜欢‘打本’,要有很好的控场能力和共情能力。”田浩说。在记者采访当天的一场“剧本杀”中,DM接连换了好几套服装,演绎不同的剧情。

“玩家代入感强,哭是很正常的,无论男女。”陈天豪说,自己在“打本”中经常会受到触动。“好玩”,在采访中,这个词被玩家高频提到。

玩一次“剧本杀”基本要花上四五个小时,但玩家们并不觉得耗时,甚至这些玩家有着惊人的耐心。

“剧本杀”带动一条产业链

对于“剧本杀”店来说,剧本是吸引玩家的关键因素。据介绍,剧本分为盒装(每个店都能购买)、城限(城市限定购买量)、独家(一个城市只授权一家店)。“‘剧本杀’行业急速发展,今年年初,有上千本销量的剧本就是好本,现在差不多要3000本的销量,如果是爆款本,销售量得上万。”田浩说。

开一家“剧本杀”店,买剧本的花费巨大,一般一个盒装本就要500元,城限、独家的价格更高。作为道具的剧本,使用30次左右就会破烂不堪。“剧本杀”店就以玩家选择的剧本不同来定价,比如玩家玩一次元气“剧本杀”,定价一般在每人88元至158元不等。

客源少是瑞安“剧本杀”店铺经营最难解决的问题。在北上广等大城市,“剧本杀”主要的消费群体在40岁以下,在瑞安,30岁以下的年轻人是主要消费群体。“瑞安虽然有足够的玩家基数,但‘打本’多的还是大学生,而他们只有寒暑假才回来。”田浩说,别人以为开“剧本杀”店很赚钱,其实并不是这样。

实际上,开一家“剧本杀”店并不是田浩和合伙人的终点。田浩的合伙人目前在读大四,他已经创作出属于自己的剧本,而田浩也在创作剧本,此外,他们还拥有一家发行工作室。

从玩家到店家,再到剧本创作、发行,他们在“剧本杀”产业链上前进、摸索。

瑞安市融媒体中心记者:黄君君

来源:瑞安新闻网

声明:本文已注明转载出处,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联系邮箱:news@ersanli.cn

网友二三里资讯:

全网最全、最新的剧本杀资源集合
点数网 » 剧本杀:有娱乐还有社交,“剧本杀”吸引瑞城年轻人

发表评论

提供最优质的剧本杀资源集合

立即查看 了解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