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本杀:剧本杀太火,《剧本杀小镇》手游都有了,当镇长开店

最近笔者的失眠终于有了好转,直接原因就是隔壁那两家以前每天开到凌晨两点剧本杀店关门了。

作为备受当代年轻人喜爱的一种线下社交娱乐活动,剧本杀行业热度的迅速膨胀,可以说超过了很多人的预期。毕竟年轻人的喜好就像南方三月的天气,说变就变。但阅文等公司的纷纷入场,却无疑在通知所有人,剧本杀这块市场是有未来的。

的确,根据美团发布的《2021实体剧本杀消费洞察报告》,截至2020年底,全国剧本杀实体店已经突破3万家,预计国内实体剧本杀2021年的市场规模将达到154.2亿元,消费者有望达到941万。

根据2019年国家统计局的数据,我国城市个数达到672个,这也就意味着平均每一个城市都有接近45家剧本杀店铺,虽然这一数字放在北京上海等地区可能并不算夸张,但大家也可以想一想自己老家那些县级市。

大公司的入场再加上近几年线下剧本杀的创业热潮,基本也就意味着目前线下市场留给新入局者的空间即将消失,线下剧本杀对于创业者而言不再是财富密码了。

根据时代数据的报告,2021年前五个月里,相关企业注销数量达到了200家。其中,4月共注销近100家相关企业,环比增长102%。

当然这也并不意味着剧本杀就已经是强弩之末了,大公司进场,行业内规范和整合,都是一个产业必然会经历的过程,也将为剧本杀注入新的活力。更重要的是,线下剧本杀的机遇正在转移,线上头部剧本杀的产品才刚刚经历了春天,剧本杀的周边产品也纷纷冒出,整个剧本杀市场,要开始洗牌了。

线下笔者不用多说,开头那两家开到笔者居民楼里的剧本杀店铺印证了线下剧本杀繁荣和失意的两面,我们主要聊聊线上。

剧本杀惊现模拟经营游戏

虽然和线下剧本杀企业经过疫情证明了自己才得到资本青睐不同,包括《我是谜》《百变大侦探》等最早进入线上剧本杀市场的游戏平台,大多早在2018年前后就获得了资本的投资,但真正让线上剧本杀火起来的,还是因为去年的居家隔离。

去年1月23日武汉封城,1月25日,《我是谜》的服务器就被在家呆着玩家挤爆,据虎嗅报道,次日“我是谜”新增的服务器,不到40分钟流量就再次被挤爆,《我是谜》的用户数经此一役直接增加了20%。

在国内疫情好转之后,去年11月,研发《百变大侦探》的公司,久幺幺科技的联合创始人刘剑在接受36氪采访时也表示,“目前线上剧本杀类应用的 DAU 突破 100W”,《百变大侦探》的用户付费率也达到了5%(作为参考,阅文的付费比率为4.5%)。

当然除了这些线上剧本杀平台,类似于以剧本杀为主题的模拟经营类游戏等,和剧本杀相关的周边内容也正在逐渐出现,就比如由杭州同趣科技有限公司(7C GAMES)研发的游戏《剧本杀小镇》。

众所周知,模拟经营类游戏的题材往往都有着自己的特殊性,就比如令人好奇的游戏公司模拟器,以及令人向往的退休模拟器等,如今剧本杀也能在模拟类游戏上占据一席,至少代表了他在游戏玩家间的受欢迎程度。

在《剧本杀小镇》中,玩家接手了爷爷留下的荒废游乐园后,准备将它改造成最近很火的实景剧本杀小镇。除了普通模拟经营游戏必备的招聘员工、布置场景等要素外,游戏还融入了剧本杀行业的剧本杀展会、线上运营、创作剧本等元素,根据官方的介绍,游戏至少在还原上,下了一定的功夫。

除此之外,《剧本杀小镇》还发挥了游戏的创意性,将取材于现实中的剧本作品化身为游戏内的建筑,请来笔仙等“专业”DM(主持人)在游戏内坐镇,为在线上线下体验过类似剧本的玩家,带来更加亲切的体验。

游戏目前依然处于预约阶段,根据官方的表态Demo也需要等到今年年底或明年年初才能放出,但游戏的概念已经得到了部分玩家的好评,模拟经营的想法也让一些玩家打开了脑洞,就比如在模拟经营游戏里开放联机剧本杀的功能,允许玩家和好友一起组队等。

虽然《剧本杀小镇》目前还没有更多的消息,游戏的细节依然有待观察,不过在游戏与多人剧本杀体验的融合的想法,或许也不失为一种新的切入点。

除了可以和《王者荣耀》《仙剑》等产品一样,成为游戏IP的衍生品,扩大游戏的影响力。作为一种可以与文化元素高度融合,沉浸式的娱乐方式,剧本杀在讲故事、传播文化等方面的优势,也能在保证娱乐性的同时,帮助承担传播和教育等必要的社会责任。

新华社在9月10日发布文章点评剧本杀时,就有采访对象表示,“有很多老师和学生会选择利用暑假时间玩剧本杀,他们会偏爱一些硬核推理剧本和带有历史背景的剧本”,“这样的学习方式比上课的方式更有趣、效果也更好。”

虽然未成年人现在基本已经告别了游戏,但教育也不仅仅只局限于未成年群体,不同于上网课,党史教育,中华文化等成年人或多或少都会接触的学习内容,在中秋节、建党节等一些关键节点,也都可以通过游戏内单人或多人剧本的形式,丰富活动内容,增强教育意义。

下沉市场永远的神

除了五花八门的产品外,线上剧本杀兴起的另一部分原因主要是剧本杀店地域分布的不均。

以武汉为例,当笔者在美团上搜索剧本杀时,跳出来的相关店铺超过了20页(每页32个商家),而距离武汉仅有两个小时车程的鄂州市,剧本杀店铺仅有26个,鄂东除武汉外最大的城市黄冈,也仅有30个。这也是我们可以在很多线上剧本杀游戏平台的评论区中,看到类似于“这游戏好在哪里,给小县城没有剧本杀的人一个游戏体验”的评论。

这种对于大城市的偏爱,也给予了线上剧本杀在下沉市场发展的空间。

根据时代数据的统计,20-35岁的玩家占据了剧本杀市场的83.86%。有类似表现的还有游戏行业,根据Niko Partners去年的数据,中国18-35岁之间,有超过90%的人都是游戏玩家,有75%的游戏玩家不在大城市居住,70%的游戏市场收入都来自二三线城市,而根据CNNIC去年的数据,月收入在 1000 元及以下的网民群体占比为 21%。

在中国,下沉市场永远的神。或许线上剧本杀目前还存在剧本质量良莠不齐,游戏环境有待改善的情况,但对于缺少线下娱乐方式的中小城市,和游戏一样,线上剧本杀等线上娱乐成为了很多人不多的选择,为业务的发展开拓了巨大的空间。

线上剧本杀服务了玩家社交和娱乐需求的同时,相对较低的游戏成本,同时游戏、在线视频等多年的发展,在这些市场中培养起了一定的付费意识(当然剧本的付费还需要继续培养),剧本杀或许也会在国内经历一场自下而上的改变。

线下剧本杀集中在一线、新一线城市

当然除了触及人群更广,较短的创作周期,相对合理(单篇普遍一到三千元)的稿酬,对于创作者而言,也是不错的选择。与此同时,在“剧本决定了体验下限,DM(主持人)决定了它的上限”的剧本杀行业,线上平台标准化的DM,快速成形的剧本审核反馈系统等,对于线下剧本杀而言或许也有借鉴意义。

线上线下齐头并进

当然,线上和线下并不是水火不容的两部分,只不过一个在大城市厮杀,另一个在下沉市场鏖战而已,并且,与其和线下的剧本杀竞争,线上线下合作共赢才是更主流的选择。

后疫情时代,拥有选择的剧本杀玩家们,开始流向线下,以获取质量更高,更具有沉浸感的体验,同样地,线上剧本杀的头部产品,就比如《我是谜》APP的创始人林世豪也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公司虽然并没有盈利,但目前依然在积极开拓线下渠道。

与此同时,经过多年的发展,线下剧本杀店在经过一轮轮内卷后,对于小团队而言成本和回报周期已经接近了不能承担的地步,各种VR设备、实景布置、随着剧本更新场景更新的维护等,都成为了中小团队不可承受的前期成本,却也是线上剧本杀平台入场的机会。

据第一财经报道,线下剧本杀可高达400万元,但即使是普通的剧本杀门店,回本周期也被延长至2年。运营有150家国内连锁实景娱乐门店的上海瑞勤文化CEO李永顺在第一财经的采访中表示,“上海每个月可以开出100家左右的剧本杀新店,但同时会关店50家左右。”

线上剧本杀的头部产品格局已定,线下剧本杀拥有了自己稳定的上下流商业模式,以及周边内容就比如剧本杀题材游戏的出现,都在暗示着剧本杀已经从大众创业的市场,转为大公司互殴的游戏。

网友GameLook:

全网最全、最新的剧本杀资源集合
点数网 » 剧本杀:剧本杀太火,《剧本杀小镇》手游都有了,当镇长开店

发表评论

提供最优质的剧本杀资源集合

立即查看 了解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