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本杀:剧本杀:剧外的行业故事,或许比剧内更精彩

混乱与繁荣并行的剧本杀行业,亦逃不脱二八定律

剧本杀品牌“推理大师”获由梅花创投作为投资方的千万级美元Pre-A轮融资,同期,剧本杀平台小黑探的注册资本由300万增至375万,增幅25%,阅文及金沙创投等成为新增股东。目前,阅文以持股10%的比例,成为了小黑探第三大股东。

并不是说得到资本青睐的品牌最终一定能够成为“少数的重点”,但至少能够说明,这个年轻行业,正逐渐脱离野蛮生长期,进入“大浪淘沙”的阶段。

美团休闲娱乐业务根据2020-2021年平台数据及市场调研推算,预估2021年中国实体剧本杀市场规模将达到154.2亿元,消费者规模有望达941万。

一个超百亿的赛道,一众闻风下场的资本,外加影视公司加注;跨平台发展成为新趋势;文旅酒店游轮化身新载体,剧本杀这一概念的火热,比想象中更甚。

从一种游戏走向一个行业

对于不了解剧本杀的人来说,或许很难理解为什么会有人愿意花费几个小时的时间“聚会”。

简单梳理一下剧本杀作为一种游戏的逻辑:一个剧本,不同玩家,一个类似主持人的DM。在元素和背景上可以将这里的剧本和常规的剧本进行联系,即多样化背景、天马行空的元素、不同角色人物、完整的故事。但在处理方式上有极大不同,剧本杀的本子,讲究单个人物拥有完整且占比相对均衡的个人故事,同时与整体保持连接。每个玩家手持各自的剧本,集角色扮演、推理真相、还原故事于一体。

图源大众点评

一条线索,彼此心照不宣的交互;一个身份,移情共情之下的袒护;甚至玩家在整个游戏过程中体现出的性格,都可以成为社交属性激发或保留的契机。

在胖鲸对部分资深玩家的采访中,一些玩家表示,当成功推演出真相,还原出整个完整故事面貌,那一瞬间的成就感,可以拯救一周工作带来的疲倦。更何况,在不同背景下的故事中不断进行穿梭游移,极大满足了个人的扮演欲,可以在几个小时的时间里体验另一种人生。

实际上,剧本杀本身用不同线索将故事进行掩盖,可以实现反直觉叙事的最大化呈现,从而带给玩家心理上的满足。此外,在剧本杀中,情感元素的放大,也使得由于生活平淡所导致的部分情感匮乏得到了来自狂热情绪的满足。

但当把剧本杀看作一门生意,或者一个行业时,玩家已然处于整个链条的末尾。一个完整的链路上,线下店工作室、剧本发行、平台售卖、专业DM等均必不可少。

图源小黑探小程序截图

与门店相关的,有两组数据:据美团研究院数据,截至今年4月,国内剧本杀门店数量从2019年的2400家上升到4.5万家,预测今年年底将达到6万家;2020年,我国共注销近350家剧本杀相关企业,2021年前五个月里,相关企业注销数量达到了200家,仅今年4月共注销近100家相关企业,环比增长102%。

简单总结:永远有人兴冲冲入场,永远有人黯然离场。抖音上那些打着“年赚500万暴利剧本杀”口号的故事,正是无数撩拨着创业者神经的“财富神话”的缩影。但这个尚处于发展阶段的行业,着实没有这么大的胃口容下所有“追梦人”。一位行业从业者告诉胖鲸,其实剧本杀线下店的疯狂膨胀,还是有一定的负面影响。比如一些店家为了客流量,打出免费玩本的旗号。这实际上对整个市场的发展是一种扰乱和打击。

就目前来看,整个线下剧本杀店这一赛道正处于高速洗牌阶段,厮杀、淘汰、登顶,剧外的故事或许较剧本显出几分俗套,但也绝对精彩。

图源小红书

野蛮生长几时休

对剧本杀体验来说,影响力最为重大的因素有二:剧本和DM。

剧本的重要性无需赘述,在胖鲸的采访中,得到过如下解释:“一个优质的独家本,甚至可以凭借高翻台率,盘活一家店”。更为关键的地方在于,抢夺剧本所引发的问题以及由剧本本身所导致的困局。

在剧本这一环,掌握话语权的不是作者,而是签约作者生产剧本,并对剧本进行调试的发行商。剧本杀剧本分为盒装本、城市限定本、独家本这三大基本类别。之所以能够这样划分,源于剧本杀内容上的独特性:一个本的寿命有限,玩过的玩家几乎不会再重温,毕竟所谓的悬念、探索性已经完全破坏。

而剧本杀本子的交易方式可分为两种:线上平台交易;直接与发行商交易。即便是前者,也是发行商入驻平台,从而实现内容售卖。这导致了一个问题:在目前供需较为不平衡的情况下,发行端占据极大的话语权。

现有的发行可大致分为三种类别,纯剧本杀起家,例如剧游方舟;下游对剧本杀内容端有所涉足,例如我是谜、探案笔记;网文IP方。三者相互补充。未来发行商的一大发展趋势在于与电影发行、出品公司及游戏IP进行合作,这也为剧本杀本身的边沿外展埋下了伏笔。

就目前的趋势来看,发行端占据较大话语权可能会导致高价恶性竞争,甚至一些所谓的不能摆在明面上的暗箱操作。但另一方面,也给内容创造者们提供更为体系化的发展模式,也为未来剧本杀的进一步发展奠定了基础。毕竟单个作者直接与店家或者大型影视公司对话的概率极低,且没有话语权。

当然,这种话语权并非一成不变无法转移。当整个剧本杀市场不断发展,店家转过头对发行商形成一定的牵制,或者内容过剩等情形的发生都并非没有可能。

而就剧本杀剧本本身而言,一是质量参差不齐,二是抄袭现象难以彻底扼杀。实际上,剧本杀剧本与影视、小说等同属于以内容取胜,或者说,前者受限于自身特点,对沉浸感、逻辑、剧情、人物塑造及故事完整度的要求上较之其他内容品类更甚。

而就目前来看,剧本杀剧本的粗制滥造现象较为严重。这也是目前供需关系不平衡导致的后果之一。部分店家要平衡价格、质量、区别度等,甚至为了能够与其他竞品店打出差异,退而求其次购买品质略逊一筹的本子,优质作者及质优之作始终稀缺。

另一方面,抄袭亦分为两个阶段:创造时的“抄袭”,完成本子之后的“盗版”。前者以今年5月,由《从“戏子”随便聊聊抄袭和借鉴》一文引发的讨论为例,硬核本《戏子》被玩家投诉其抄袭《粮库密室杀人案》,后者为一则流传多年由于多方原因未发行的网络贴。

《戏子》的发行方有糖工作室反驳,认为《戏子》是对《粮库密室杀人案》的改编创作,后者为真实事件。岂料原作者发声:《粮库》系有明确版权归属的原创小说,并非真实事件。事件不断发酵,有糖工作室最终道歉并赔偿,将剧本召回进行修改,与原作团队和解。

图源网络

实际上,以文字作为主要载体的内容作品在版权上的鉴定及保护本身就存在难点。网文圈吵了多年,网友自制调色盘和平台小法庭轮番上场,都无法说服所有人。剧本杀这一尚处于发展时期的事物,本身受众范围就没有那么广泛,抄袭如何鉴定,标准如何衡量,均处于尚无定数的局面。

但剧本杀一些核心玩法的抄袭影响较之网文亦有不同。一旦核心玩法老套或是流传在外,所谓的反直觉和悬疑感就不复存在,建立在核心之上的所有人物故事也就站不住脚。例如一个本子的核心在于谋杀手法的破解,但实际上其手法系“借鉴”现有故事,有一定相关基础的玩家一眼看破,体验感自然无从谈起。

盗版现象更是直接对店家造成了致命打击,甚至有些店家为了节约成本,“知假买假”。业内从业者告诉胖鲸,目前盗版现象难以遏制的一个重要原因在于,没有一套完整的机制,有时购买盗版剧本的店家态度反而更为嚣张,只因没有有力的处罚手段。

店家为了购买到优质的剧本,往往会直接参加展会,亲自测试。选本投入的不仅是大量的时间精力,还有参展的机票住宿费等。但一个盗版,可能会让这一切直接打水漂。但就目前来看,自律仍是无奈且相对唯一的方式。发行商如果要维权追责,搭进去的钱可能往往不止一个本子。

图源网络

尽管此前剧本分发平台小黑探近日已与美团打通剧本授权凭证体系,通过多方数据认证剧本的动静态版权信息。但就本质上,似乎并没有踩到盗版店家的痛点。在采访中,从业者同样表示,如果一家店盗版与正版的比例为1比10,那么相关的认证还可以颁发给他吗?现在这样的授权本身就带有一丝掩耳盗铃的意味。

另一大因素DM,同样存在发展痛点。DM的重要与剧本杀本身的流程和玩法密切相关。剧本杀将一个完整的故事拆分成人数不等的个人剧本,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故事,同时在大的故事中扮演不同但有千丝万缕联系的角色。DM需要承担带领玩家探索故事的职责,在这个过程中,小到一句台词的演绎方式,每一张道具卡的发放,大到对每个玩家故事占比的平衡,意外事件的处理等,都是对DM 的考验。

专业的DM还会根据几个简单的问题对玩家性格作一个大致的分析和归类,再匹配较为符合的角色;一句切题直入人心的话,DM可以凭此引得玩家落泪。

从业者告诉胖鲸,DM的稀缺可以从两方面来看,一方面是待遇问题;另一方面,一些优质的DM可能会转型自己开店。其对DM的准入门槛感到一丝无奈,本身现在的DM,就已然处于买方市场,人员的稀缺已经让店家压力倍增,一旦设置门槛,这个缺口会更大。都知道宁缺毋滥,但对于店家来说,没有DM就无法开局,这个影响是非常直接的。

目前,以小黑探为主的平台已经在试图通过集体培训使得DM逐渐职业化,其创始人甚至表示DM完全可以模仿网红的孵化路径来实现培养。

整体来看,当剧本杀从一档游戏发展成为一个行业,目前尚未形成优质循环。盲目入局的店家,尚未形成一定稳定规模的生产端,即发行商,以及处于不断更新变幻中的玩家,导致整个供需关系完全不平衡。店家无法决定房租水电,只好在剧本及人力成本上下功夫。创作者得不到理想待遇,DM既无待遇,又无晋升空间,导致的恶果同样反噬整个行业。

当然,随着发展加深,整个行业在走向一定的秩序化发展。二八定律逐渐应验,头部的发行及平台,或者连锁性的优质店家正在逐渐浮现。剧本杀也呈现出更广阔的外延。

图源网络

投资者的逻辑

当一门生意逐渐显露端倪,资本永不缺席。

在目前资本对于剧本杀的态度分析上,基本持有以下观点:剧本杀本身尚处于野蛮发展阶段,从发行方、平台,再到店铺,都缺乏一定优质标的,媒体报道出来的火,只是“虚火”,资本尚处于围观阶段。上述观点或许没错,但也并非所有人都在观望。

今年7月底投资“小黑探”的金沙江创投,早已于2018年就投资了线上剧本杀App我是谜。从这几次在剧本杀市场中较为经典的投资事件中,或许可以看到这些投资者背后所遵循的逻辑。

先来看看小黑探,其集剧本杀发行、创作者培训、IP改编为一体,同时借助自有APP及小程序等,为玩家提供剧本的选择,连接线上线下。目前,相关数据显示,小黑探已经累计拥有25万用户,上架剧本超过4000,入驻工作室达1000家,在2020年,小黑探平台成交的盒数超过20万。

图源买本本截图

而获得千万融资的推理大师,同样有着线上属性。推理大师一方面借助微信公众号及小程序吸纳用户,一方面在全国各地开启线下店。除此之外,其通过投稿筛选剧本,并建立作者培训体系。本次千万级美元融资,此后将用于“达人孵化” 业务中。

针对这两起投融资,投资者各自的选择逻辑是存在一定不同的。小黑探属于平台方,以连接发行方和店家作为自己的主要业务。而与其牵手的阅文,本身想要实现的是自有IP在整个行业上下游的联动。

推理大师的发展模式显然更为全面。尽管不少人强调剧本杀最大的卖点是需要线下面对面来实现的沉浸感、社交属性等特质,但动辄几个小时的线下玩法,还是在无形中拔高了剧本杀的门槛。线上流量的主要性也在疫情打击中显露无疑。无论是直接在线上进行游戏体验,还是选择线下,推理大师目前均可满足玩家的需求。

相关资料显示,自2019年开始发行线下剧本以来,推理大师已在北京、厦门、杭州等一二线城市,以及营口、西宁等三四线城市开设十余家线下直营及加盟店铺,其中北京分别在三元桥雍和宫设有“旗舰店”与“加盟店”。二者的共性在于,均有相对稳定的自有流量,未来的发展想象空间更为宽广。

图源推理大师小程序截图

当然,线下店和内容研发平台,例如惊人院等,均在投资人的考量范围内。前者是玩家体验最有力的承载者,后者掌握着剧本这一内容大杀器。对于大多数玩家来说,更倾向于跟着剧本走,而非跟着平台走。更有甚者将剧本杀的未来押注在VR等技术的更新迭代及普及上,毕竟沉浸感属于剧本杀的一大卖点。

当然,亦存在部分投资人,在经过自身对于行业的观察甚至深入其中体验之后,决定直接携资本下场,打造属于自己的行业力量。

总体来看,资本对于剧本杀市场的关注与剧本杀行业本身所处的阶段相对保持一致,均处于发展上升期。

剧本杀+的概念走得通吗?

边界外延,已经成为剧本杀下一阶段不可逆的发展趋势。这种外延可以分为两个基本形态:;内容形态上的“剧本杀化”;剧本杀嵌入平台。

剧本杀综艺可以看作前者众多品类中,受众较为广泛明晰的一种。本身剧本杀的火热就离不开芒果旗下《明星大侦探》的带动。这档几季分别在豆瓣获得9.3、9.1、9.1、8.6、8.4、9.0豆瓣高分的综艺,成为了无数人最初了解剧本杀的窗口。

随着剧本杀本身的火热,其他平台也纷纷入局。爱奇艺推出“迷综赛道”,以三档由浅到深的节目,即《萌探探探案》、《奇异剧本鲨》、《最后的赢家》作为赛道切入口。

剧本杀综艺的基本逻辑可以看作:请明星嘉宾作为玩家,将整个过程展现给观众。当然,在具体节目设计上,各档综艺均有不同。“明侦”以寻找凶手,推演整个故事为看点,同时掺杂一定社会向元素及人性思考等内容;而“萌探”主打轻松向,内设小游戏,综艺感更强;“奇异”目前最大的看点在于实景打造及对于目前剧本杀玩法的囊括。

腾讯这一块的切入点全然不同:以阅文为首,将影视化与剧本杀之间做一个深度绑定。“阅文的《庆余年》《全职高手》《余罪》《凡人修仙传》《流浪地球》《头文字D》《鬼吹灯》等IP改编剧本杀提上了日程。今年4月,《庆余年》曾一度火爆剧本杀线下市场。此外,腾讯游戏旗下的《王者荣耀》宣布推出首个官方剧本杀《长安夜未眠》。”

另一方面,一众影视剧也在想要通过剧本杀改编来完成剧的推广。此前,《刺杀小说家》曾通过玩线下同名剧本杀送电影票的方式来完成联动;最近热播的《盛夏未来》也联合一闪工作室及小黑探等制作并推广同名剧本杀。

图源一闪工作室官方微博

但值得注意的一点是,阅文下场改编的《庆余年》,评价并不好。影视剧或者小说改编成剧本杀在基本逻辑上的难点在于:完整的影视作品必有侧重,剧本杀不然,必须要考虑到每个人物在整个本子当中的平衡,不能出现边缘人物凑数的现象;而在内在讲述上,剧本杀对于推理和逻辑的要求极高。一旦改编较大,吃下去的原著粉丝红利有多少,遭到的反噬就有多强。

在抖音和快手这两大短视频平台上,线下剧本杀直播及小剧场都已开始出现。据媒体报道,在快手上,与剧本杀相关的话题目前已有近2亿的播放量。基本内容包括:线下场景玩法、设备及DM角色多角度解析;线上剧本杀的热度分享;以剧本杀写作、发行等内容分享为主的行业知识等。

早在2020年12月,一档由虎牙直播出品的直播剧本杀综艺《最后赢家》就已经上线。与目前各大视频平台扎堆的综艺形态不同,这档节目的嘉宾均为主播行业内的“大神”,包括电竞选手、游戏职业解说、二次元知名主播等。

此前,在媒体的报道中,不少剧本杀从业者表示剧本杀未来将向着沉浸式剧场的方向发展。实际上,与此关联甚大的文旅产业早已在试水。2021年3月,武汉知音号上演《暗礁——长江专场》。实际上,这场打着剧本杀名号的游戏,更像是沉浸式剧场加剧本杀玩法的结合体。而5月,飞猪推出的川渝景点剧本杀,更为典型。

此前,剧本杀公司森林馆与黄浦江高级游轮、魅KTV、亚朵酒店、丽芮酒店等文旅品牌合作,带给玩家更好体验的同时,也降低了自己的开店成本。

有戏电影院与惊人院合作推出的沉浸式剧本杀《红皇后的茶会》,也是该模式下的典型案例:玩家穿着LO裙在装修豪华的酒店玩剧本杀,现场的人员均是故事中的NPC。

图源小红书

但就整个剧本杀市场而言,上述沉浸式剧场的玩法显然在短期里不会大量复制。一方面,目前较为流行的剧本杀玩法核心是文字剧情,而非装扮和场地,后者看上去像是将沉浸感进一步加深,但也在无形中提高了玩家的门槛和心理负担。另一方面,动辄几十几百人共同参与,原本较为私密和亲近的社交氛围遭到破坏,玩家在其中的体验感也很难得到保障。更何况,目前剧本杀单人玩本花费较高的声音本就劝退了一部分潜在玩家,被沉浸式剧场玩法形塑过的剧本杀,成本显然直升不降。再加上所谓实景、服饰、装扮等外在元素的夹杂,势必会让原本处在中心地位的推理等环节让渡出一部分空间,这或许在一定程度上消耗掉剧本杀本身的特质。

此外,社交属性、分享、沉浸,以上特点让剧本杀成为了品牌们新营销方式的一种。品牌希望借助这一风口,更好地连接年轻消费者,实现情感长效沟通。

6月2日,建设银行联合搜狐推出了“剧本杀”主题的创意短剧《谁是内鬼》。以剧本杀的形式结合生活痛点,根据产品营销的需要进行剧本创作,创造出一段较有代入感的剧情广告。

当然,没有哪一种营销外在形式完全契合所有品牌。在选择以剧本杀作为创意主题时,品牌应该衡量自己的产品及品牌形象等是否与其相匹配。且在创意落地时,需要区别于传统悬疑广告短片。

此后,在资本的加持下,剧本杀是否将改变自有形态,走向更为广泛的领域,对于这个正处于自上而下的淘汰、迭代期的行业来说,尚是未知数。但在此之前,建立起一个良好的行业秩序,实现上下游正向循环,才是剧本杀行业亟待完成的任务。

网友胖鲸头条:

全网最全、最新的剧本杀资源集合
点数网 » 剧本杀:剧本杀:剧外的行业故事,或许比剧内更精彩

发表评论

提供最优质的剧本杀资源集合

立即查看 了解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