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本杀:这个社交新宠有多火——常德剧本杀游戏市场观察

“这是凶手杀人后,人为制造的一间密室……”在一间装饰着纱幔、竹亭的古风房间里,6名年轻人身着各色古装,有的手持佩剑、有的轻纱遮面,一番唇枪舌剑,找出血洗山庄的幕后凶手……这不是古装剧拍摄现场,而是当下年轻人最时兴的桌面角色扮演游戏——剧本杀。

随着《明星大侦探》等推理综艺走红,近年来剧本杀正在国内悄然兴起。近日,美团发布《2021实体剧本杀消费洞察报告》,数据显示,截至2021年5月底,美团、大众点评线上收录的、在营业状态的剧本杀实体门店数量约为1.3万家。2021年中国实体剧本杀市场规模预计将达154.2亿元,消费者规模达941万。其中超七成用户为30岁以下的年轻人群,超四成用户消费频次在一周1次及以上。

打开美团APP,定位常德,搜索关键字剧本杀,弹出近60家商家信息,这些商家主要集中在武陵区,其他区县也有少量分布。仿佛一夜之间,“剧本杀”成了年轻人的娱乐社交新宠。近期,记者遍访本土部分店主、从业者及玩家,揭秘行业火爆背后的故事。

年轻人的社交新宠

“每周至少玩一次,剧本杀能让我体验不同的人生。”王小瑶是一名“90后”,去年春节疫情期间,为了打发时间,她经常在线上与陌生人组局玩剧本杀。去年4月,在朋友的提议下,她和朋友在线下门店体验了一次,“线下的比线上的好玩太多,从那时起,我就着了迷。疯狂的时候,我一天连着玩了2场,朋友们都说我‘走火入魔’了。”

为了离自己的爱好更近,王小瑶还利用自己下班后的业余时间,在一家剧本杀店里当起了兼职DM。在剧本杀里,一般将整场游戏的主持人称为DM。

剧本杀源自国外的“谋杀之谜”游戏,游戏过程中,玩家可以随机选择“人生”,扮演一宗谜案的参与者,根据手中的人物小传、台词,进行烧脑推理,寻觅事件背后的真相。

跳脱出熟悉的日常,沉浸在另一个世界中,是许多人迷恋剧本杀的原因。同时,剧本杀也是一场社交游戏。一场剧本杀游戏一般由5至8个人组成,有时候需要和其他陌生玩家组队拼本才能完成游戏。通常,一场游戏玩下来玩家会拉一个微信群,经常交流游戏攻略,相互邀约下一次游戏。

7月24日,星期六。下午2点左右,剧本杀店才陆陆续续开门营业。在市城区的某家剧本杀店内,接待大厅的沙发上坐满了人,新来的顾客要么站着跟同伴聊天,要么跟店里的DM讨论上一个剧本里没弄懂的地方。店内设置有民国房、古风房、现代房等8个风格迥异的房间,最多能同时容纳8桌玩家。当天,已有3桌开始,还有一些顾客正坐在接待大厅等待拼桌的玩家。

在一个古风房内,左威宇和他的朋友正准备玩《千秋赋》。21岁的左威宇处在大三暑期,在长沙实习的他为了与朋友一起玩剧本杀,当天早上从长沙坐动车回到常德。

在接触剧本杀游戏之前,左威宇的爱好仅仅只是在大学寝室里打打游戏、看看小说。自从接触了剧本杀,他觉得生活丰富了不少。他说,根据自己的游戏经验,不同的剧本类型会匹配到不同的玩家,一般情感类剧本是以女性玩家为主,推理类剧本以男性和年龄偏大的玩家为主,带一点恐怖色彩的基本是都是年龄群体偏小的玩家。“我现在有基本固定的车队(车队代表一局剧本杀游戏的所有玩家),他们都是我在玩剧本杀过程中认识的朋友。我身边还有朋友通过剧本杀找到了女朋友。”

创业者如雨后春笋

今年6月19日,巨乐沉浸式剧本杀正式开业。老板曾黎黎介绍,开业当天,店里接纳了14桌剧本杀玩家,玩家充值金额达几万元。

“巨乐是常德最早的专业剧本杀店,它的前身是戏精推理吧。”曾黎黎说,2016年,她在南京玩了一次剧本杀后,觉得这将会是以后年轻人的潮流风向标。第二年年底,她在市城区高山街附近的某小区内租下一套公寓,简单布置后,开了一家剧本杀店。“刚开始,每天开一桌我就很满足了。渐渐玩的人多了,2019年的暑假迎来了第一个爆发式增长期。当时店里的最大容纳量是同时开5桌,而我们每天总接待量达到七八桌。”为了应对快速增长的玩家,她增加了3名全职DM。

2019年,剧本杀被年轻人接纳,并迅速传播开来。据曾黎黎的不完全统计,当年,市城区有8家左右剧本杀店。

墨菲定律探案馆就是2019年底开业的剧本杀店之一,朱环和她的弟弟是该馆最大的股东。“弟弟在长沙玩过剧本杀后,执意要在常德开一家。刚开始,馆里生意也不好,跨年后又遇上了疫情,暂停休息了一段。疫情后,馆里慢慢有了人气。”墨菲定律探案馆选址在市城区一栋较为老旧的写字楼里,投资近30万元,设置了6个风格不同的房间。去年,疫情过后,剧本杀又迎来了一个爆发式增长期。“可能是大家都在家里憋久了,只要是周末,一天就能接十几桌。”朱环坦言,店子开了近一年回本,暑假、周末和节假日是高峰期,场场爆满,为了扩大场地,今年年初,他们又在繁华的商圈开了分店。

热潮到来,不少经营者觉得商机无限,大踏步进场。今年7月初,李运坤投资的当事人推理探案馆也正式营业,他是股东,也是DM。“我应该算得上是常德地区较早的剧本杀玩家和DM。还在读高中的时候,我就在网上下载剧本,约同学一起玩。那时候的剧本都是国外翻译过来的,需要自己打印,费用也不高,只需要几块钱。”李运坤今年24岁,目前正在读研。今年,他向导师、学校申请休学一年,专注创业。比起加盟一些连锁品牌店,他更愿意创建一个自己的品牌,“剧本杀店的核心是DM和好的剧本,而不是店子的品牌。投资成本除了房租和人员,剧本杀剧本是很大的投入。别看现在创业开店的多,死得也快。10个月内能回本的,就称得上回本比较快、开得比较顺利的了。”的确,随着更多的人加入这个行业,剧本杀行业的竞争也更加激烈,同质化竞争激烈,打价格战在所难免,再加上有淡旺季,盈利的难度不断加大。

根据二手平台咸鱼数据显示,4月份以“倒闭了”为理由转卖剧本、道具、门店桌椅等剧本杀商品的数量较上月增长了110%。同样,在我市,当一批人着急入场时,另一批人也在狼狈地退场。记者发现,在美团显示的本地近60家剧本杀商家信息中,已有3家歇业关闭,还有2家显示暂停营业。

行业的衍生与延伸

“有没有人想来合作做奶茶的?我们有做奶茶的场地,这一下午10桌客人全点了奶茶。”7月25日,曾黎黎发朋友圈寻找商业合作伙伴,配图中,满屏幕全是外卖奶茶。

除了巨乐沉浸式剧本杀的老板,曾黎黎还有一个身份——全国桌游行业协会秘书长。经过这些年的外出考察和学习,曾黎黎发现,常德的剧本杀起步早、发展快,行业初具规模。

几年前,曾黎黎就已经开始思考剧本杀的产业链延伸和未来剧本杀的走向问题。为了扩大玩家的承载量,打造一个适合年轻人游玩、聚集的专业场地。她将桌游、剧本杀、密室逃脱整合在一家店子里,“整个店的营业面积是1200平米,但是因为桌游和密室逃脱还在装修中,我们只启用了三分之一的面积做剧本杀。”去年,曾黎黎试着以企事业单位相亲、团建的方式开展了几次活动。今后,这也是她探索发展的方向。

在大城市,剧本杀行业也在探索如何走出门店的桎梏,一些具有前瞻性的剧本杀店主选择与文旅结合。两天一夜剧本杀就是近些年兴起的一种文旅产品。

“成都做两天一夜剧本杀的比较多,还有一些影视城也在做,现在长沙也有了。”李运坤说,两天一夜的剧本杀满足了消费者的住宿、旅游、打卡、购物、拍照、餐饮以及文化输出各方面的多层次需求。两天一夜可以用故事性的方式深度地传达文化意义及内涵,比普通的三四个小时的剧本杀更具有文化输出的价值与深度。

这种行业延伸,还波及到了服装道具。去年,醉桃笺汉服体验馆推出了剧本杀换装体验套装,消费者可以换上店内的汉服玩一场古风剧本杀。股东小雪告诉记者:“之所以推出这个体验,主要是想招揽人气,宣传汉服文化。”

除此之外,剧本杀的核心——剧本,也是被人看好的商业产品之一。“90后”赵俊豪去年入职DM,比起带玩家玩本,他对写本更感兴趣,“之前的热播剧《庆余年》《觉醒年代》等已经出了剧本杀,而作为剧本杀圈‘神级’制作的五人本《年轮》也发布了改剧的消息。”去年年底,赵俊豪开始创作剧本,目前,他已经开始与发行商联系,剧本也正在进一步完善修改中。

现在剧本销售一共分为三类,盒装、城限和独家。盒装是全国所有店都可以售卖,甚至海外都可以售卖;城限是一个城市限量销售给三到四个店家,店家用这个本子去吸引顾客;独家是一个城市只卖一套。独家价格最高,城限也比盒装价格高。盒装本单价300元到600元不等,一般是500元,城限的价格在1000元~2000元之间,独家价格可以达到3000元~5000元。除了盒装、城限和独家的区别,剧本杀创作者的收入还与发行量成正比,如果你的作品好,就会有很多买家采购。

“常德写剧本的也不在少数,比如老猫,他写了3个本,听说还在联系发行。还有公瑾写的《侠冢丹心》已经发行了,据说卖得不错,很受市场欢迎。”赵俊豪说。

来源:常德日报

作者:曾 帧

网友常德发布:

全网最全、最新的剧本杀资源集合
点数网 » 剧本杀:这个社交新宠有多火——常德剧本杀游戏市场观察

发表评论

提供最优质的剧本杀资源集合

立即查看 了解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