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本杀:走近剧本杀

□ 本报记者 李梦馨

实习生 张涵絮

最近,剧本杀综艺热了起来。前有老牌综艺《明星大侦探》,连播六季,依然不见颓势。如今,各家平台纷纷出手,携自己的“剧本杀”综艺入局。爱奇艺先后推出《萌探探探案》和《奇异剧本鲨》,后续还有《最后的赢家》和《命运规划局》等。

综艺扎堆剧本杀,与火爆的剧本杀市场遥相呼应。美团《2021实体剧本杀消费洞察报告》显示,根据2020年-2021年平台数据及市场调研推算预估,2021年中国实体剧本杀市场规模将达154.2亿元,消费者规模有望达941万。

现下,从编剧到发行,从展会到线上APP、线下店,剧本杀已经形成了比较清晰的产业链。记者走近这一产业链,对其运行形态做基本了解。

剧本杀根本上还是社交游戏

不久前,在青岛丽晶大酒店的某个房间,一场剧本杀悄然上演。

昏暗的房间里,仅余六盏微弱的蜡烛,映在各人脸上。体验者李林芳心里有些忐忑,直到坐在位置上,她还没搞懂剧本杀究竟是什么。在DM(剧本杀的主持人)的带领下,读剧本、发言、一轮搜证、二轮搜证……她才渐渐摸清了剧本杀的套路。

这是剧本杀编剧老王“入世三则”三部曲的番外《叫魂》的首发现场。“这个主打恐怖的本子,着实让我体验了一把非常具有沉浸感的剧本杀”,李林芳说。略带诡异的BGM不时响起,在叫魂仪式上,她和其余五位玩家蒙着眼罩围成一圈,眼罩摘下来的瞬间,却见“尸体”哐地一下从白布下面蹿起来,恐怖氛围被拉满,终于有人抑制不住地叫了出来。

尽管是第一次接触剧本杀,李林芳也能体会到这一游戏为何会在年轻人当中流行,“剧本杀既悬疑刺激,能满足内心某种欲望,又有推理烧脑的一面,让所有人都参与到解谜的过程中,我想这可能是大家喜欢的‘点’。”

与李林芳不同,这场剧本杀的另外一个玩家莫非,算得上经验丰富。作为刚毕业的大学生,跟同学好友玩剧本杀已是日常聚会不可或缺的一项娱乐。

剧本杀,起源于欧美聚会游戏“谋杀之谜”,作为一种“舶来品”,真正走出小圈子是在综艺《明星大侦探》播出后。莫非也是那个时候从综艺“粉”转变成游戏“粉”。她说,剧本杀一般由一桩凶案开场,玩家搜集、互换线索,集中推理,最终找出隐藏其中的真凶。

“这个游戏的独特之处在于设定了一个小小的宇宙,相当于帮助玩家‘重启’人生,了解、感受和进入不同的身份。”莫非说,剧本杀是只能玩一次的游戏,每一次剧本杀都有不同的故事体验。

剧本杀引入国内的时间不长,但线下剧本杀已经历了几次迭代,从单纯的剧本围读式破案,到实景场馆角色变装的沉浸式玩法,再到如今,已经演变出文旅+剧本杀的新形式。

B站某up主曾拍摄vlog分享她在成都安仁古镇一家民国公馆的两天一夜剧本杀经历,在长达21小时的游戏时长内,玩家一次性体验剧本杀、密室、沉浸剧场、主题写真、妆造换装、酒吧、KTV和棋牌休闲,如果单纯用剧本杀来形容恐怕已经远远不够。

当然,脱胎于聚会游戏的剧本杀,不管花样怎么变化,最根本上还是一种社交游戏。“剧本杀需要每一位玩家参与其中,每个人都拥有同样的话语权,而且有了角色的设定,在虚构的世界里大家都能敞开交流,能更快地相熟。”莫非说。

具体来讲,不同的人从剧本杀中获得的东西也不尽相同。对于推理爱好者来讲,他们更享受推理解谜的过程,享受灵感乍现那一瞬间的内心满足;而有的人则单纯希望从游戏中释放压力,玩一玩情感本,动情地哭一哭,宣泄现实的烦恼和不快。

一部剧本杀的诞生

顾名思义,剧本杀的核心正在于剧本。玩好一局剧本杀的关键是什么?好的玩家(包括DM的引导)和好的剧本基本上是公认的答案。但两者相比,“最重要的还是剧本本身的故事框架和逻辑脉络,毕竟玩家的发挥、DM对环节的把控,都是基于对剧本故事的理解。”莫非说。

文学编辑出身的李林芳对此也颇有感触,具有一定文学功底的编剧在营造氛围、带动玩家“入戏”方面很擅长,但对于剧本杀来讲,怎样把控节奏和脉络可能更为重要。“这个道理就跟拆毛衣一样,只要找对一根线头,整件毛衣就能拆解开。剧本最重要的也就是设计好这根线头。”李林芳说。

如何找准这根线头,就成了许多编剧要攻克的核心难题,内行话叫做核诡,即核心诡计。“如果把剧本推理比作一连串多米诺骨牌的话,这条信息就是最开始的那一张牌。它是解开一连串谜题的关键,也是源头。”某玩家说。具体来说,则有叙述性诡计,时间诡计,空间诡计,隐藏诡计等等。

作为一种游戏文本,剧本杀终归与硬核的推理小说不同。一局剧本杀动辄要花上三四个小时,如何让玩家一直投入、不走神?这还得回到游戏的本初逻辑中。“现在剧本杀除了推理找凶这一核心任务外,还会融合许多小游戏,比如在欢乐本中设定争夺宝藏挑战,7位游戏玩家争夺8个藏品,心悦同一件藏品的可以互相PK,争取其他玩家的支持票,最后公布每件宝藏的价值……”莫非说。

剧本完成之后,一切也才刚刚开始。

入界剧本杀俱乐部负责人张文郡今年曾推出红色剧本杀《座山雕》。起初,作者有意以《林海雪原》故事原型为基本架构创作一部剧本,在灵感的碰撞下,最终融入了东北抗日烈士、铁道游击队等故事元素,写就了一个剧本杀版的“智取威虎山”。

剧本成形之后,经历了严格的测试过程。逻辑漏洞、剧本节奏甚至错别字,所有影响游戏体验的地方,都得在一次次的测本中修正。“像情感本大概要发10车-20车,如果是机制本,会做到30车以上。按照一车七个人算,需要200多个人玩过之后,不出什么问题,才会考虑发行。”

测试中发现的细节问题,在经由监制修改完之后,市场部做宣发,发行才提上日程。剧本杀与电影行业的上中下游类似,分为内容制作-发行宣发-影院放映(剧本杀店)。目前交易方式分两种,一种是通过线上交易平台小黑探购买,另一种是直接与发行商交易。其中,后者占据大头。

今年5月之前,剧本杀行业还是每月3、4场展会——提供店家和发行商线下试玩内测新作以及交易的机会。到了6月,剧本杀展会数量突然翻倍到7场,规模也空前。以上述青岛丽晶大酒店的剧本杀展会为例,近百个房间里,一出出精彩的悬疑故事同时上演。共有3000多个店家参与,200多个剧本参与发行。据小黑探(小程序),2021年下半年将有十余场展会在各大城市举办。

张文郡介绍,一个剧本杀普通盒装本的定价最初在300元左右,现在一路飙升到均价500元左右,甚至还有往上涨的趋势;而高级的城市限定本,每个城市只有3家-4家门店可以购买,定价在2000元-2500元不等;最高级的独家本,每个城市限定一本,定价在5000元左右,贵的在10000元以上。

剧本是体验下限,DM是上限

不少剧本杀的资深从业者都提到这样一个说法:剧本决定玩家游戏体验的下限,DM决定了玩家游戏体验的上限。把握好这两者,成为剧本杀店从竞争中活下来、并活得好的不二法宝。

入界剧本杀俱乐部是青岛首家做演绎剧本杀的店,每个房间都配备小舞台、灯光和道具,通过NPC的交互式演绎或观赏性演绎,方便玩家沉浸其中。在选本上,曾经留学英国的店主张文郡更注重与店铺主打风格的统一,以方便演绎为主,类型上则更加侧重欢乐本、情感本等。

在如何筛选顾客满意的本子上,张文郡坦言,自己也交了不少“学费”,“前期没什么经验,有些本子买回来之后,就没怎么开过,这上头可能浪费了10万—20万元”。为了保证自家店的剧本优势,她得定期参加展会,购买够量的城限本和独家本。张文郡说,一个本子,至少要做到90%的顾客满意度,如果前期评价度不高,就会立马下线、及时止损。“为了一时赚回成本牺牲潜在的回头客,是非常不值当的。”

此外,DM也是一家店的核心竞争力。“一个好的DM,能在冷场的时候适当地活跃气氛,也能在讨论跑偏的时候及时扶车,让游戏能够顺利继续。”莫非说,有一回碰到DM临时来救场,连剧本都读不顺,全程靠玩家自己cue流程,体验极差。

拥有优秀的DM,也是一家店的“吸粉”利器。但由于薪酬低、工作强度大等因素,DM流动性较高,留不住优秀的DM,是目前很多剧本杀店面临的困境。为了突破这个缺口,剧本杀综合型服务平台小黑探推出了专业培训班,试图将DM职业化。一些较大规模的剧本杀门店,也推出了各自的培训团队。“为了培养素质到位的DM,上岗前至少经过一个月的专业培训。”张文郡说。

疯狂扩张与混乱无序

从玩家转变为店家是很多剧本杀创业人的轨迹。张文郡从前是妥妥的剧本杀迷,去年因为疫情回国,她萌生了开店的想法。

来店里消费的,多为年轻人。“很多第一次被朋友拉着来的,结果自己种草了,玩了第一次就想玩第二次,这样朋友圈越扩越大,逐渐形成一批游戏的核心群体。”张文郡说,现在店里的回头客非常多,老客基本上每个月都能来消费一两次。在刚过去的周末,店里场场爆满,就连办公室也不得不空出来,充当临时的剧本杀房间。

生意如此红火,那剧本杀到底赚钱吗?对于一家剧本杀店来说,房租水电、人力成本和购买剧本、道具等是主要支出。张文郡的剧本杀门店开在繁华的商业街,房租成本相较一般店铺高得多。开业半年多,“现在每月的收入基本上能盖过成本,盈利点目前还没有到来”。

但剧本杀店疯狂扩张的势头,丝毫没有要减弱的意思。张文郡介绍,去年11月份,青岛市只有200多家剧本杀店,截至目前,这个数字已经超过了1400家。

毕竟,一部定价四五百元的盒装本,只要卖上两三车,就能轻松回本,这听上去似乎是个门槛低的好生意。想分一杯羹的人瞅准了这点纷纷入场,然而背后是,大量剧本杀店的销声匿迹。

混乱与无序,可能是这个行业目前的真实写照。张文郡说,沉浸式的剧本杀,正常的定价在每人98元-178元,有些新开的店为了吸引新客,甚至会打出9.9元的超低价,但这样的店往往撑不过3个月就倒闭了。此外,盗版现象也比较泛滥,在不少电商平台上,商家只需花费8.5元,就可购买1000本盗版的电子剧本,这给原创作者和剧本杀店家也带来了实质性的利益损害。

面对现下野蛮生长的剧本杀,据业内透露,下一步可能会建立青岛市的剧本杀行业协会,一旦成立之后,目前的种种问题或许就能得以规范。采访中,几位受访者普遍表示,虽然现在剧本杀市场水分很大,“需要经历一个从数量向质量进阶的过程”,但总体看来,剧本杀行业仍然前景可观。

作为一种新兴行业,剧本杀自我革新的劲头依然十足,无论是剧本杀的IP化,还是诸如“VR+剧本杀”“文旅+剧本杀”的新思路,都显示出剧本杀内在逻辑的弹性和可变革性。或许在规范介入,行业环境风清气朗后,剧本杀就能迎来自己真正的春天。

来源: 大众日报

网友光明网:

全网最全、最新的剧本杀资源集合
点数网 » 剧本杀:走近剧本杀

发表评论

提供最优质的剧本杀资源集合

立即查看 了解详情